您好,欢迎访问铁人学院官方网站!
  • 添加收藏
  • 意见反馈
  • 从一名厨师跨界到电焊工,他用刻苦的学习完成角色转变;从一名默默无闻的焊工到拿下国际焊接大赛金奖的高级技师,他用扎实的技能诠释了心中的工匠精神。他是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公司车体分厂电焊工、高级技师、全国技术能手——张合礼。

    厨子爱上焊接

    2001年,刚满20岁的张合礼,大专毕业后来到青岛,在一所技校附近的餐馆干厨师。慢慢的,来餐馆吃饭的技校老师们的谈资吸引了他的目光,腼腆的他开始跟老师们熟络起来,打听各种焊接的趣事和知识,一颗跃动的小火苗开始在心里萌芽。

    从零开始的专业技术学习,对于半工半读的张合礼来说并不轻松。但是张合礼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每天一早帮饭店卖早餐,再去学校上课,晚上再回饭店打扫卫生,深夜回家继续学习。

    2008年,青岛市第十届职业技工大赛第一次设置了焊工学生组环节,张合礼和同学一起问鼎冠军,这引起中车四方股份公司的注意。2009年,张合礼幸运地成为该公司的一名电焊工,从此开启了一段高速运转的人生路。

    鱼鳞状的焊缝,触摸又滑又直,堪称完美,被作为样板放置在车间进门处。

    穿上黄色防护服,系上送风机,再戴上有变光面罩的头盔,张合礼每天都要穿着4公斤重的工作服进行安全作业。他负责的是动车组底架的焊接,底架是动车组的关键承载部位,相当于列车的“脊梁”,直接关乎列车运行的安全可靠性。对高铁焊接来说,底架是最关键的一到焊接工序,焊接的质量要求极高,操作难度大。

    “焊丝的干伸长度和焊枪角度都会影响焊接质量,这就要求我们有扎实的基本功。手要稳,心要静。”每天工作八小时,焊枪根据作业内容不同,分为三公斤、四公斤等多种重量的焊枪,为了端稳这杆“枪”,练好基本功,张合礼每天都做俯卧撑练习臂力。除此之外,他那股好钻研、爱琢磨的性子也让自己练就了一身过硬的焊接技术。

    在焊接工艺中,焊头越少,安全隐患越少,造型也美观,然而在实际焊接过程中,焊工总会遇到各种情况的焊接。其中360度的环形焊曾经一度让车组人员头疼不已。

    所谓环形焊,就是在底架的枕梁与减震器座焊接部位,有一个长20厘米,高不到9厘米的狭小空间,在焊接过程中要平焊转立焊,焊接难度极高,稍不留神就会出现焊接缺陷,因此,焊接的一次合格率较低。

    为了突破狭小空间的完美焊接,张合礼做了连续一个多月的试验,试验了上百次。打破了人站立手转动的常规做法,独创焊接技术,张合礼不仅能保证焊缝外形美观,而且焊缝溶合好,一次合格率达到98%以上。

    近10年的工作经历,张合礼独创的绝招高达8项。此外,他还先后主持完成焊接试件1500余组,解决了30余项技术难题。由于技术精湛,张合礼一路破格晋升,成为公司最年轻的高级技师,2015年更被评为了资深技能专家。

    擦亮中国高铁名片

    2011年,张合礼代表中国参加“LVM杯中国德国焊接对抗赛”,一举夺得高级组135(MAG)项目第一名。

    这些年来,张合礼经手的动车组,从时速250公里、时速300公里CRH2型动车组,到世界最快的时速可达380公里的CRH380A,再到中国标准动车组,他一次次“挑大梁”。

    在外人看来,张合礼工作时身处嘈杂的车间,电焊时火花四溅,而且还拿出大量的私人时间来学习和实践电焊技术,实在太不容易了。但是张合礼却不这么认为。“焊完一件产品,很好就会很享受,不好就会想为什么不行呢?”

    如今,南来北往的高速动车组,早已成为一张亮丽的国家“名片”。而他自己也成为不遗余力的推销员。

    “每次到火车站看到自己厂里出产的动车、在旅途中和乘客聊天,我总会骄傲的介绍:‘这是我们亲手焊接的’。”张合礼说:“要让自己亲手焊接的动车组跑得更快更好,为中国高铁这张名片增光添彩。”(记者 刘春妍)